代开深圳考察费票

发稿时间:2020-05-28 20:04:28

代开深圳考察费票【质量保证】电/微:13713688465鲁经理【诚信为先】开住宿费发票,开餐饮费发票,开广告费发票,开建材发票,开会议费发票,开咨询费发票,开会务费发票,开材料费发票,开劳务费发票,等各行各业的票据。欢迎来电咨询!无需打开直接添加传闻中的陈芊芊二公主结局

 

凤凰网汽车讯   2020“两会”即将开幕,作为中国民营汽车企业两大巨头的吉利和长城汽车又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在“两会”议案建议上,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和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联名提交了《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

“地方政府在汽车消费领域受益微薄,一旦放开限购还要承担由此带来的交通和环境等多方面的压力。”在议案建议中,李书福一语道破“汽车限购放开难”背后的真正原因。

“放开汽车限购”、“鼓励汽车消费”这些词已经在近两年国务院、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的口中快说“烂”了。特别是去年年底爆发的疫情,给汽车业再次带来重创,相关部委加大呼吁各地放开汽车限购、刺激汽车消费的相关政策。

但截至目前,曾今全国8个汽车限购的省市,仅贵阳全面取消,上海仅在2020年增加4万个小客车指标,杭州市也只是一次性增加2万个小客车指标,深圳市在2019年和2020年每年增加4万个小汽车指标。此外,广州仍在研究推出新增指标,北京依然未有任何增加汽车指标的消息。

各地政府对放开汽车限购冷热不均的背后,李书福指出“与房地产行业不同,地方政府在汽车消费领域受益微薄,一旦放开限购还要承担由此带来的交通和环境等多方面的压力。”简言之,“汽车行业税收制度成为地方提振汽车消费主动性和积极性的重要障碍。”

目前我国汽车领域主要涉及的税种,地方政府获益偏低。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均为中央税,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是中央和地方共享税,仅有车船税为地方税且占比微乎其微。地方在快速增加的汽车销量中没有获得收益,相反却承担着汽车保有量快速膨胀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

因此,李书福建议“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共享比例为50%:50%。”

2019年我国车辆购置税税收收入3498亿人民币。即使在单车售价不变的情况下,预计2030年可实现车辆购置税收入近5000亿人民币,按照中央与地方50%:50%共享比例,地方政府可增加税收2500亿人民币。

这将有力缓解各地方政府“三保”(保民生、保工资、保运转)的支出压力;同时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为拉动汽车消费创造条件的积极性,加大对城市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补给城市道路建设之用,从而达到促进汽车消费的目的,使汽车产业与城市建设协调发展。

同时,对于“让利”地方50%的车辆购置税,李书福建议“车辆购置税的使用,应体现税种特征性和功能性。建议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

疫情期间,汽车消费市场遭受重创,如今仍处于艰难恢复阶段。各地政府推出鼓励汽车消费政策的同时,车企也在积极自救。

北京的丰台区、上海市、广州市、珠海市、长沙市、湘潭市、江西南昌市、吉林长春、浙江宁波、山西省、四川省、重庆市等多地出台几千元不等金额的补贴政策。但不少地方规定,消费者要想获得购车补贴需购买本地车企生产的汽车。

除地方政府财政补贴外,不少车企也积极推出购车补贴活动。在今年“五一”期间,上汽集团参加上海市政府主办的“五五”购物节,携旗下9大品牌40多款新车参与,其中单车最大优惠幅度达到13万。

尽管活动反响热烈,但这样的“大出血”式促销活动,上汽集团为此让利3.3亿元。这对于2018年就开始面临车市下行压力、2019年过半汽车企业大幅亏损的行业现状而言,这种促销并不是长久之计。

此外,汽车产业属于高投入高产出行业,增加汽车企业在新能源、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新技术研发投入,才能推动我国汽车产业整体高质量发展。

李书福认为在消费层面,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持续推动 “汽车下乡”政策,落实相关汽车消费补贴措施,消费者可以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潜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挖掘和释放。

此外,李书福提出的第二条建议为“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建议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

李书福认为此建议的好处是,可以减少生产企业流动资金的大量占用,有利于企业更好地将资金投入技术创新、产品研发,从而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同时,消费税后移,将部分税收留在地方,可以有更多资金做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消费环境,进一步激活消费活力。

因为,根据现行的消费税政策,除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消费税外,其他小汽车均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生产企业垫付消费税导致汽车生产企业资金大量占用,影响企业进行技术创新、产品研发,不利于汽车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同时,汽车消费税目前为中央税,地方受益微薄,相反却承担着汽车消费快速增长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

李书福对汽车购置税、消费税建议的背后,不难想象是汽车行业在产业和疫情双重压力下的需求。作为中国汽车产业佼佼者者之一,李书福“两会”建议的背后更是透露着行业当下共同的困境。

来源:admin 责编:秩名